·
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  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履行职能>> 参政议政>> 建言献策 >> 正文
善待文物就是善待我们的共同记忆

2015-05-28  来源:民进北中支部  【收藏本文】 浏览 580

  1月初,媒体报道杨仙逸故居部分坍塌两个月没有修复;就在前不久,员峰曾氏大祠堂一对石狮被刨开根基,扔到了老卫生院的墙根;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的黄家祠被出租给焊铁小作坊……今年中山两会中,不少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聚焦城市历史记忆,指出历史建筑现状并不乐观。
  城市建筑文物是城市千百年发展进程中最忠实的见证者,它是凝固的音乐,是石头的史书。文物建筑是先人巧夺天工的智慧结晶,带有特定时代的文化胎记,可反映出不同时代社会风貌,是后人追忆先民社会生活的重要载体。建筑文物最大的特点也是它最致命的弱点,是它的不可再生性。它只能修旧如旧,不可全盘推倒重建,即便建得再“古色古香”,也难撕掉其“山寨文物”的标签。
  2011年,中山有幸成为全国第114个“国家历史文化名城”。这对于当时建城只有859 年历史的中山而言,实属不易。成为“国家历史文化名城”,仅仅是文物建筑保护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构建严密的文物建筑保护体系,让每一个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都 “名花有主”,保护责任落实到人,保护资金都有着落不断炊,才能让承载市民共同记忆的文物建筑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存活下来。
  构建文物建筑保护体系时,不能厚此薄彼。只对孙文西街区、西山寺街区、从善坊街区、南区沙涌街区等历史文化街区进行有效保护,对于遍布城乡的个体文物建筑,仅仅钉上一块“中山市历史建筑”和“中山市不可移动文物”铭牌便万事大吉。对于属于私人物业的碉楼之类的文物建筑,一定要做好宣传解释工作,落实好权责对等关系,让产权人树立文物保护意识,以防在给他们物业挂牌时,人家不领情反而还加以阻挠。因为挂牌后,他们就不可以不报批就私自改建了。改建时,不妨借鉴国外发达国家的做法。欧洲国家对历史建筑的保护虽有严格规定,但规定仅限于外立面的面貌不能改动,内里的装修设计可以依照产权人的需求而改变。
  筹集保护资金时,不妨广开渠道,坚持政府财政投入为主,社会资金配套为辅的原则,将散落在广大乡村中的碉楼、古桥、古炮台、古牌坊等文物建筑,纳入公开认养平台,接受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,在文物上设立一块铭牌,刻上捐助人的姓名,以示精神褒奖,以此弥补政府文物保护经费投入不足的短板。“活人不能被尿憋死”,对濒危文物建筑,文保部门要走快速审批通道,尽快启动抢修开关,既可避免古建筑进一步受损,又可避免抢修费用因贻误时机被推高。
  在城市化不断深入的今天,对待文物建筑的态度,也就是我们对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态度。城市是由原始村落演变而来,敬重文物建筑,就是敬畏生命活动载体。人不能忘根,城市亦然,城市因为有了文物建筑,恰好说明我们与祖先同在。文物建筑是活着的历史,它不是冰冷的沉默者,而是鲜活的生命,带有历史的灵性。
  “城市发展并不等于所有的城市都要建设很多工厂、大马路和高层建筑。特别是对集中反映历史文化的老城区、古城遗址、古树名木等,更要采取有效措施,严加保护,绝不能因进行新的建设使其受到损害或任意迁动位置。”1982年,国务院在公布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的通知里如是说。但不少城市,“经济发展至上”理念压倒一切,很多历史建筑在钩机轰鸣中轰然倒地,也让附着在文物建筑上的历史文化摔碎一地。
  看一个城市有没有文化底蕴,有没有文化割裂感,可以从文物建筑上感受出来,文物建筑沧桑的容颜,跟树的年轮与玛瑙的花纹一样写满记忆符号。城市如果像成龙在电影《我是谁》中饰演的突击队员“杰克”那样失忆了,我们的后人实在伤不起。善待文物建筑,就是善待我们共同的记忆。

 
胡汉超 打印】【关闭

 

提前谋划迎 “重庆”
提前谋划迎 “重庆”
机关、综合支部联合组织观看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
机关、综合支部联合组织观看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
民进机关支部参观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摄影作品巡展
民进机关支部参观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摄影作品巡展
 


本网站于2011年1月16日正式开通
Copyright 2010 www.gdzsmj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广东省中山市委员会  网站技术支持:中山网
粤ICP备10233946号  粤公网安备 44200002442517号 本站点击量